看看郭敬明于正的道歉信,就知道啥叫猥琐

   丨守一

   丨声道

  零壹

  郭敬明,于正,哥俩排队出来道歉了。

  可是仔细看他们的道歉信,真的是挺恶心的。

  且不管真诚不真诚吧,被人戳穿阴暗,威胁到财路,没几个能真做到绝对真诚。人性使然。

  可是起码,不能持续猥琐,但这两份道歉信,真的是猥琐样板。

  先看郭敬明的,一番虚情假意之后,他说:

  “在道歉的同时,我将把《梦里花落知多少》这本小说出版后获得的线上线下所有的版税以及全部收益汇总计算清楚之后,全部赔偿给庄羽女士。如果庄羽女士不愿意接受,我会把这笔钱捐给公益慈善机构,接受公众的监督。”

  你抄袭所得,赔偿人家本来是应该的。可是刚把赔偿说出口,也不管别人什么态度,赶紧出个“备选方案”说可以捐给公益慈善机构,这不是道德绑架吗?

  对伤害过的人先负责,这是做人的底线。做人合格了,再去想要不要做公益做慈善。做人不合格,扯公益慈善的帽子给自己立牌坊,这就是猥琐。

  这个细节,真是暴露郭敬明一贯的思维方式。

  再看于正的,道歉信总共没多少字,最大篇幅用来干嘛?诉苦。

  “这六年里我并非大家眼中的一帆风顺,生活、事业都要从零开始,承受了巨大的压力,除了给您的赔款之外,我还面临平台、投资方等一系列的赔偿,这是对我最好的惩罚,也是血一般的教训。”

  这段话的画外音是,我已经够惨了,你们不要再逼我了。一个名利双收,在台上充导师,高谈阔论牛逼哄哄的人,道歉的时候跑来哭穷诉苦,还要脸吗?

  对别的造成的伤害视而不见,自己被蚊子盯两口都要哀怨半天,这就是猥琐型人格的典型表现。

  零贰

  两份道歉信矫情而又恶心,如此不情不愿为啥还是摆出个道歉姿态?

  因为黑云压城,氛围已经酝酿许久。

  先是有壹零零多位编剧联名抵制郭敬明和于正抄袭,虽然在编剧行业“社死”,对于郭、于二位来说,早就不算什么。

  郭敬明在好多年前接受 采访时就说过,他的交际圈子里作家很少,老板很多。

  说白了,他们本来就不是传统靠作品说话的人。厚道点说,也是一半靠作品,一半靠资本运作。

  在过去的陆年和壹伍年里,郭、于都没少遭到同行批评,可是他们都无所畏惧,风雨中昂起骄傲的头,可现在,为啥怂了?

  答案很简单,氛围变了。

  现在,资本也要讲道德了。从互联网企业,娱乐行业,这种整体风向,已经是路人皆知。

  编剧联名,也是扛起道德大旗质问:一些有道德问题的艺人也被限制出镜,为什么被法院判决的“文贼”却被资本和平台追捧?

  郭敬明和于正不怕同行,怕的是这面大旗。

  如果说同行联名还只是舆论风浪,那官媒发声,恐怕就更会令二人坐立不安了。人民日报旗下的公号侠客岛,发来一篇——《影视抄袭剽窃者,怎能成为榜样?》

   最后说:在广泛的争议之后,有关部门如何加强监管、进一步规制违法失德影视从业者? 机构或行业协会如何细化相关行为规范,为从业者树立正确荣辱观?文化产业领域如何加速遏制平台垄断、匡正平台行为?

  从同行到官媒到监管,如果这条递进路线贯通,那郭、于职业生涯恐怕会就此黯淡,这大概也是,他们抢在新一年来临之前道歉的原因。

  这种高压下的道歉,显然不值几个钱。但在这个可能锣鼓喧天的时候,还是不妨想想,抄袭发达这种事,为啥需要发展到运动式抵制,才能有点力量。

  常态的秩序不行,靠道德高压的时候,这种高压氛围不仅指向臭石头,也可能让旁边的花草遭殃,一起入寒冬的。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