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做鼠,女人成猫

  工作生活学习,老人孩子亲友……一桩桩 ,一重重道义如大小不等的镰刀将我们的精力财力一茬茬割刈,我们已未老先衰,经不起再度盘剥和压榨。

  总是诧异着有些城堡女主人,她们如母亲般管制着男人,大搞一不准二不要三不许。有位女友,人滞留我家,心系老公,一迭声问对方的行踪,有时是缠绵的诱供,有时是威吓恫吓。真替她累!手机若做遥控器,那么肯定要变成炸弹,炸毁一切信任,将对方和自己都搞得神经兮兮。

  做妙手空空,掏空他的口袋;做侦探,掌握他的行踪;做人事关系 人,篡改他的思想,调控他与周围人的关系……这些绝对不是女人嫁给男人,也不是男人娶女人的初衷,当代女性没有扮演此等角色的义务,也没有多面手的能力。况且,受制于人是一种痛苦,管制别人也是一种痛苦,毕竟,女人没有受过婚姻管理方面的专业培训,大多从母亲那里盗取一点经验,或者一路自学而来。不是行家里手,那么操作起来肯定会有诸多麻烦,万一那被管的犯人不是省油灯,越狱而逃或干脆起来颠覆政权岂不是全盘皆输?女人不是观音,男人却是孙猴子,紧箍易,念咒难!女人千万别一不小心做了猫,还问爪下的老鼠,你幸福吗?

  女人自己一定要从管制欲的泥淖中挣脱出来。不能拿自家男人来验证自己的管理才能。科学地说,女人大多不是管理方面的人才。同样,女人也千万不能受制于男人。如果他偏要管你,理论上你可这样说:犯了法有国家管,违纪有单位管,红杏出墙还逃不了舆论追杀呢!他若再不听,你便向他索要国家婚姻管理处颁发的管理女人证,然后以证件不全为由将他的管制念头连根拔起。

  常听猫女癖者曰:男人都不是好东西,钱一多心就痒,不管他,还不上了天!说时大有一种替天行道的慷慨——真上了天,不需你出面,壹壹零特警会将他揪回。

  现代女性的家庭定位是什么呢?我以为第一是妻子,第二是女儿,第三才是母亲。即鲁迅所谓的妻性、女儿性、母性。做他的妻子,平等相待,尊重其人格;做他的女儿,娇憨呆痴让他怜爱;做他的母亲,男人活着也不易,替他的母亲关心他。

  将经济权、人事权、言论权、行动权什么的统统拱手相还吧,只要是法律允许的,你都移交给他。携带着冰冷的钥匙、镣铐一路走来,该多辛苦!你不做监狱长,他不做囚犯,腾出空来,有更多的时间精力财力去美化善待自己,岂不美哉!

  人心皆向善。真解除了笼套、辔头,任他驰骋,他能跑到哪去呢?累了倦了他自会跑回来。

  “无为”,并不意味着放纵,也不是冷漠的对抗,而是为自己赢得民主和自由之余而守的底线。

  “无为”之果是“无不为”。不搞经济制裁,不撺掇人事,经济秩序、人事关系一旦步入正轨,自会营造“相见欢”、“相见两不厌”两情相悦的宜人风景。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